<ins id="8yepk"><pre id="8yepk"></pre></ins>
  • <dfn id="8yepk"></dfn>
        1. 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主頁 > 詩文鑒賞 >

          兒子的春天

          時間:2020-12-14 00:57
          火幣網      兒子出生在陽春三月,是在妻故鄉的一家醫院里出生的。那刻,我在離他幾千里之外的南方,為著生計打拼。躺在病房里的妻忍著產后的劇痛,堅持要在第一時間告訴我這一喜訊。握著聽筒,心里酸酸的!  妻說,她是披著冬裝挪進產房的,而兒子是一路吮吸著春風闖進家門的。山村里的春天到得晚,行動快,仿佛數夜之間,門前的那株老梨樹,枝枝丫丫間鉆出雪白雪白的朵兒,屋后的桃林姹紫嫣紅,分外妖嬈。遠遠近近地望去,一坡一坡的油菜花漫山遍野地綻放,整個村莊陶醉在春來的消息中!  妻告訴我,在月子里,她和兒子每天都能瞅著暖暖的春陽一寸寸地爬上窗臺,每天都能聽到窗外菜畦里的蜜蜂嗡嗡地歡叫聲,以及手扶犁鏵的農人喊春的號子聲,都能呼吸到泥土和青草的芬芳。妻說,那是她遇見的最美的春天!  妻充滿詩意的描繪激起離鄉多年,久居鬧市且終日被人潮裹攜著奔跑的我對春天的美好向往!  第一次見到兒子,正逢花落的時節。幾千里的行程,數日的周車勞頓,到家已是午夜時分。急切地想見兒子的我敲開門,來不及抖落一身的風塵,便輕手輕腳地走進屋,輕輕掖開被子的一角,我看到了上蒼派到這個世上延續我生命的讓我朝思暮想的人。他光著小屁股,攥著兩只小手,綣縮在他母親的懷里,美美地睡著,嘴角還散發著一絲絲乳香。妻說,兒子鬧了好一陣子,許是盼著你回來呢,而今剛喂完奶躺下一會兒。我匆匆地漱洗完,倚著兒子躺下,卻徹夜無眠。還沒有習慣晨昏規律的兒子,后半夜不停地鬧床,弄得尚未學會當母親的妻子束手無策!  妻說,兒子天生是個不安份的主兒,喜歡新鮮的事物。晴朗的天就是不愛呆在房間里,你讓他呆久了,他裂嘴就哭,而且是沒完沒了。于是,我對兒子說,“別鬧別鬧,老爸帶你去看春天!北е鴥鹤,穿過庭院,繞過碧綠的菜地,怒放的桃林在向我們招手。樹下,花香四溢,彩蝶漫舞。我背著唐詩給兒子聽,兒子太小,他自然聽不懂這中國幾千年古文化的精髓,卻樂哈哈地沖著我笑,小手指不住地做舒展的動作。那高興的勁兒,讓我有種深深地自責;蛟S是這生命萌動的時節冥冥中的觸動,抑或是一種生命間的一種感應,冷不防,兒子的手指絆住了掛在桃樹枝丫的一根細繩,一瞬那,花落如雨,撒滿我和兒子的衣襟!  那次回家,陪了兒子三天。一個人坐在回城的車上,流下做父親后第一次難舍的淚水!  再次見到兒子是在去年的春節。被冬裝包裹的兒子坐在學步車上,已經會獨自繞著院子滿地跑了。只是臉上結了凍瘡,鞋子不知何時弄丟了一只,還招惹了一身的灰土。我放下行李,彎下腰想親近他,他扭過身驅動著學步車,一溜煙就往家門跑,邊跑邊哭,我想一定是我的陌生模樣驚嚇壞了他!  妻說,兒子特別喜歡春天,我不在家的日子,他一個人躺在葡萄樹下的搖籃里,眼巴巴地望著青澀的葡萄,有時一動不動,一瞅就是一兩個鐘頭,像個小饞貓似的,簡直傻得可愛!  那年除夕,一家人飯畢,圍著火爐守歲,妻讓兒子叫"爸爸",向我討壓歲錢,才十個月大的兒子居然一口氣連聲叫出了好幾個單音詞--“bababa(爸爸把)”、“bababa(爸爸把)”……我立即從懷里摸出幾張“老人頭”向兒子示意。兒子做著鬼臉,一把抓著,卻看也不看,便將鈔票往她母親手上塞,弄得滿堂大笑。妻打趣地說,瞧,你兒子可是天才的“債主”呢。我可不這么認為,我想乖巧、孝順的兒子一定希望我這個父親能給他一個更美的禮物——一個玲瓏的世界,一個最美麗的春天!  春節忙著走親訪友,游戲應酬,真正陪伴兒子的時間還不到兩天。某晚,哄著兒子睡下后,就是否帶兒子返城的事宜,妻和我有了一場爭執。妻以為,孩子正是呀呀學語的時候,長期呆在外公外婆的身邊不是辦法;我卻理性地認為,來自農村的我們還沒有攢足在城里買房的資金,如果選擇兩人繼續工作,根本顧不上兒子。妻一夜無語!  我和妻一同南下,決定硬著心腸把兒子托付給岳父岳母繼續照料。離家的前晚,妻給兒子喂了最后一頓奶,讓我給兒子拍照,說是留個紀念,以后給兒子看。這張照片一直躺在我給兒子準備的相冊里,被一雙思念的手觸摸了無數回。照片上,母親倚在農家的木靠背椅上,兒子傾斜身子津津有味地享受著他的晚餐,一只小手抱著腳丫子翹得老高。我不知道等他能看懂這張照片的時候,是否會體感到一位年輕的母親和父親那刻的心情。是否會知道拍下這張照片后的次日凌晨,有過怎樣的一場告別。我至今也不明白,當妻將兒子從暖烘烘的被窩里抱起來,轉交給孩子的外婆時,自出生后就一刻也沒離開母親的兒子居然表現得十分的平靜,不吵不鬧,也沒有眼淚,倒是他的母親,還未轉身,眼淚就掉了下來。兒子不知道,她的母親為適應這場別離,從此忍受了許多日的斷奶之苦!  后來,從岳父岳母的電話里,我陸續得知許多兒子成長的趣事。兒子學會了給老人家拎酒瓶倒酒,拿筷子,擦皮鞋,給客人搬小凳子,還學會了哼鄉下的兒歌……兒子的變化實在讓我感到吃驚。唯一讓我感到遺憾的是,兒子在電話里始終不肯再叫我“爸”,無論我怎樣的循循善誘,也無論岳父岳母怎樣的央求。我想,幼小的兒子一定是忘了我這個爸爸!  兒子今年春天滿二周歲了。前兩日,妻在電話里提起老家的桃林,岳母說,開花了,開得很旺呢,桃樹才出朵的時候,兒子就愛往桃林里鉆,常常弄得滿身是泥。那天電話里,從未喊過“媽媽”的兒子破天荒地開了口,還一個勁地叫我“爸”,我的心里一陣悸動。作為父親,我沒有聽到兒子的第一聲啼哭,沒有給兒子洗過一次澡,換過一雙干凈的鞋,陪他度過一個完整的春天。兒子出生后,父子僅見過幾次面,在一起累計還不到十五天……   假如兒子有記憶,假如兒子最終都能明白,我想,那一定是春天的緣故。

          ------分隔線----------------------------
          推薦內容
          四平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