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8yepk"><pre id="8yepk"></pre></ins>
  • <dfn id="8yepk"></dfn>
        1. 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主頁 > 詩文鑒賞 >

          【流年】陸唐戀:雨送黃昏花易落(散文)

          時間:2020-12-14 01:30
          火幣網   一   翻閱宋詞,其實就是翻閱一部愛情史,溫婉的、悲愴的、風流的愛情,一一展現在我的面前。那纏綿幽怨的愛情,一對對鮮活在宋詞里,他們傳奇的、浪漫的、憂傷的、悲愴的愛情,讓我震顫與感動。我的目光,在宋詞里尋覓,我突然看見陸游與唐婉,從八百年不堪的幽夢中翩然而至!  看見他們,我就會產生出莫名的傷感。我的記憶,突然回到了八百年前,那段不堪回首的歲月。陸游與唐婉,他們時時牽動著我脆弱的情感,讓我流淚,讓我心酸,讓我愁腸百結!  我不明白,兩個青梅竹馬的戀人,兩個意氣相投的才子佳人,為什么最終不能走到一起。僅僅因為尼姑的一句:“八字不合,就斷送了一世的姻緣;僅僅因為兩人情愛彌深,沉醉于兩個人的天地中而耽誤了學業而讓恩愛夫妻轉瞬之間變作勞飛燕,一個另娶,一個改嫁!  一滴清淚,從宋詞里流出,流了八百年,纏綿悱惻了整個南宋文學史,流出了一個千古愛情傳奇!  陸游與唐宛相識,始于少年時代,因為親戚關系,兩家交往甚多。唐婉自幼文靜靈秀,善解人意,處處流露出大家閨秀的風范。陸游聰明好學,性情開朗,少年時便初顯文采。兩人年齡相仿,情意十分相投。兩個天真無邪的少年,相依相伴,度過一段純潔無暇的美好時光。長期的相處,使兩個不諳世事的少年,隨著年齡的增長,愛的情愫,在兩人心中漸漸萌芽了!  透過八百年歲月,我看到他們手挽著手,在竹林、花園里追逐,那也許是個夏天,我看見蝴蝶、蜻蜓在歡快地飛翔,還有幾只鳥兒,在柳枝上歡快地吟唱;我看見他們倒映在池塘邊的身影,相依相偎;我聽見花叢中清脆的笑聲和幸福的呻吟。我在俗世紅塵里,靜靜地感受著八百年前的浪漫愛情!  青年時的陸游與唐婉都顯示出非凡的才華,兩人都擅長詩詞,他們浪漫的愛情,是用詩詞搭起的彩橋。兩人常借詩詞傾訴衷腸,花前月下,二人吟詩作對,互相唱和,麗影成雙,宛如一雙翩躚于花叢中的彩蝶,眉目中洋溢著幸福和諧!  俊男與美女,才子與才女,青梅竹馬的一對男女,可謂是鸞鳳和鳴。兩人的愛情,不僅得到兩家父母的認可,在親戚朋友的眼里,他們又何嘗不是天造地設的一對。愛情,在人們的羨慕中,開出了花朵。很快,陸家送去了傳家之寶——一只精美無比的鳳釵作為訂親信物,為陸游與唐婉訂下了這樁看似美滿的婚姻!  宋高宗紹興十四年,二十歲的陸游和表妹唐婉結為伴侶。那個夜晚,皓月當空,花好月圓,天空中飄游著縷縷樂聲,那是喜慶的樂聲,那是愛情的樂聲。突然,月光漸退,飄起了蒙蒙細雨,在沙沙的細雨聲中,那美妙的樂曲,依稀透著若有若無的悲愁!  八百年前的雨,飄灑在我的意念里,飄灑在我的想象中,那絲絲縷縷的小雨,拍打著我的心,我感到雨的沉重,沉重得讓我頃刻間生出無端的愁緒。我總覺得,悲苦的愛情,似乎與雨有著不解之緣。在這個夜晚,在絲絲小雨漫天飄灑的夜晚,是不是在預示著什么?然而,沉浸在愛情的喜悅中的陸游與唐婉,并沒有想到他們的愛情面臨著的結局!  也許,陸游與唐婉的一段令人傷感的愛情故事,一曲讓人清淚滿襟的悲歌,就是從洞房花燭夜的那場細雨開始的吧!      二   世上最美麗的是花朵,最是經不住風雨的摧殘,一陣風,一場雨過后,便是凋零的花瓣。陸游與唐婉的愛情,猶如美麗的花朵,風雨來了,很快就飄落了,那片片花瓣,在風雨聲中,如訴如泣!  婚后的陸游與唐婉,兩人情深義真,伉儷甚篤,情愛彌深,在兩個人的天地中,陸游猶如醉酒,始終沒有醒來。沉溺于愛情之中的陸游,把什么科舉課業、功名利碌、甚至家人至親都暫時拋置于九霄云外。新婚燕爾的陸游留連于溫柔鄉里,根本無暇顧及應試功課。一心盼望陸游金榜題名的陸母,希望兒子登科進官,以便光耀門庭。而眼下的狀況,令她大為不滿,多次責令唐婉以丈夫的科舉前途為重,淡薄兒女之情。但陸、唐二人情意纏綿,無以復顧,情況始終未見顯著的改善。于是,責令兒子休妻!  唐琬無法相信,相愛是一種罪名。更讓她無法相信的是,愛她愛得醉生夢死的表哥,竟然不敢違背父母之命,在一紙休書上狠心地簽下了他的大名。當初訂婚的一只鳳釵,見證了他們相愛時的兩心相依,兩情相悅;又見證了他們分開后的各自寂寞,各自飄零!  周密《齊東野語》中記載:“陸務觀初娶唐氏,閎之女也,于其母夫人為姑侄。伉儷相得,而弗獲于其姑!毙男南嘤,生死相依的夫妻,只因“弗獲與其姑”,卻只能淚眼相望不相守,那曾經的生死相許,白頭偕老,千山萬水終不棄的誓言,被一紙無情的休書吹得煙消云散,從此寂寞梧桐,深深院里,空鎖清秋!  其實,陸唐的婚姻悲劇,并不僅僅是擔心兒子沉湎于兒女私情,忽視了學業;楹蟮奶仆,一直沒有為陸家生下一男半女,致使陸母大為不滿。在封建社會里,“不孝有三,無后為大”的傳宗接代理念深入骨髓,沒有兒女,是不孝中的大不孝,這大概就是陸母逼兒休妻的真正原因。根據陸游自已在晚年的詩作(《劍南詩稿》卷十四)所載,兩認的婚姻悲劇是因為唐琬不孕,而遭公婆逐出。對于陸游的這種說法,我不能認可,也許,這是陸游對自己軟弱與不負責任的行為的一種開脫!  休妻后的陸游與唐婉難舍難分,無法斬斷情絲。為了能有機會與唐婉長相廝守,訴說相思之苦,陸游曾另擇別院,悄悄安置唐婉。然而,紙里總是包不住火的,陸母察覺此事后。嚴令二人斷絕來往,并為陸游另娶一位溫順本分的王氏女為妻,徹底切斷了陸、唐之間的悠悠情絲!洱R東野語》還記載:“既出而未忍絕之,則為別館,……然事不得隱,竟絕之”!  陸母不滿陸游與唐晚婚事的真正原因,早已塵封在歷史的煙塵之中不得而知,但兩人勞燕分飛已成不爭的事實!  多情自古傷離別。我無法想象,當唐琬含淚走出陸家大門時,那哀怨、憂傷的眼神是多么的無助;那孤獨的身影是多么的蒼涼;那一刻,是她一生的疼。透過八百年的時空,我仿佛看見花園里那飄落的花瓣片片殷紅;我仿佛聽見搖曳的竹林斑駁的碎片丟落了一地;我仿佛看見一滴清淚灑落在池塘里,濺起一朵朵浪花,化作淚雨。在“執手相看淚眼”里,我看見一朵嬌艷的花漸漸枯萎,羽化成蝶!  陸游與唐婉的愛情悲劇,我始終認為,陸游是這場悲劇的主要角色。作為男人,陸游婚后長期沉湎于愛情的蜜汁中,不能自拔,荒廢學業,這是悲劇的根源;新婚燕爾的陸游,在婚后很長一段時間內,親近男歡女愛,疏遠了母子之愛,使陸母在感情上難以接受;陸游與唐婉離婚后,迫于母命,很快與自己不愛的女人結婚,看似是孝道,實則是對愛情的背叛。如果陸游與唐婉離婚后,不急于結婚,不無情地斬斷情絲,也許,他們終有破鏡重圓,再續前緣的可能。因為一念之差,致使柔腸寸斷,錯成了紅顏薄命;更讓那牽牽絆絆,錯成了千古遺憾!   唐婉在這場悲劇中,被愛情沖昏了頭腦,對丈夫疏于督促。在那個時代,人們對出將入仕、光宗耀祖是十分在乎的,作為妻子的唐婉,只在乎與陸游的恩愛,而對陸游的前途莫不關心,沒有盡到妻子的責任,沒能處理好婆媳關系,是唐婉的最大失誤;楹蟮奶仆,因為太多的花前月下,耳鬢廝磨,漸漸疏遠了婆母之間的感情。在出現感情上的裂縫時,她沒能及時溝通修補,最終釀成悲劇!  是!哀傷的嘆息,只能在獨守空寂,心愁千載無處訴的時候發出;眼淚,不適合在春花綺麗開放的季節里輕飄,只有在花瓣凋零的那一刻滴落。美麗而憂傷的唐婉,你發出的嘆息是不是在寂寞的暗夜;你滴落的淚水,是不是在片片落紅飄飛的那一刻?   誰來告訴我?      三   時光匆匆,滄桑歲月,轉眼十年。此時的陸游已過而立之年,早已為人夫人父。而唐婉也在陸游另娶之后,嫁趙士程為妻!  那是一個春天,春天是個好時節,而這一天,天空中下起了如霧的小雨。我不知道,為什么在我的意念里,總會有雨出現在特定的環境里。是的,這一天必須有雨,沒有雨的沈園,就沒有陸游與唐婉的出現,沒有雨的季節,就不會有陸游與唐婉的相遇。那雨,是愁緒,是哀傷!  因為有雨,唐婉撐著一把小傘與丈夫趙士程來到沈園。此時的唐婉,已與同郡士人趙士程結為連理,趙家系皇家后裔,門庭顯赫,作為讀書人的趙士程,識書達理,性情寬厚。對于飽受感情挫折的唐婉,表現出少有的豁達與關愛。愛的溫暖,使唐婉心靈的創傷漸漸平復。愛,似乎已開始萌芽!  對于趙士程,我是無限的尊敬,在對待唐婉的感情上,陸游與趙士程比,缺少了太多的勇氣,我甚至懷疑陸游是不是真的愛唐婉。論家庭,陸家沒有趙家顯赫,而且陸游與唐婉結婚,唐婉是初婚。而與趙士程結婚,唐婉是二婚。趙士程能包容唐婉,關愛唐婉,陸游卻不能,給唐婉造成了心靈的傷疼!  因為有雨,陸游來了。那個春天,仕途坎坷的陸游,帶著愁緒,回到故里,家鄉風景依舊,人面已新。睹物思人,心中倍感凄涼。也許是為了排遣愁緒,在一個飄灑著小雨的春日晌午,陸游漫步來到沈園。我常想,那天為什么有雨,陸游為什么要來到沈圓,來到沈圓的陸游又為什么與唐婉相遇。如果沒有這次相遇,也許,唐婉與趙士程將是一對恩愛夫妻,白頭偕老。然而,他們相遇了,因了這次相遇,唐婉的心碎了。生命,像一片樹葉,落地化泥。也許,這就是宿命!  在沈圓,陸游在小雨中漫步,池塘邊柳叢下,他看見唐婉與趙士程正在池中水榭上用餐。隱隱看見唐婉與趙士程飲酒,玉手紅袖,淺斟慢飲。多么熟悉的場景啊,十年前,唐婉不也是這樣與他飲酒作詞嗎?可如今,他心愛的女人,卻與另外一個男人飲酒。此時此刻,萬般愁緒盡繞心頭。于是提筆在粉壁上題了一闕“釵頭鳳”:   紅酥手,黃藤酒,滿城春色宮墻柳;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  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邑鮫綃透;桃花落,閑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莫、莫、莫!  陸游在這首詞里抒發的是愛情遭受摧殘后的傷感、內疚和對唐婉的深情愛慕,以及對他母親棒打鴛鴦的不滿情緒。陸游題詞之后,又深情地望了唐婉一眼,便悵然而去。其實,陸游的這首詞,寫的不僅是傷感、內疚與不滿,而更多的是懊悔。在感情方面,面對自己心愛的女人,卻不能為她遮風擋雨。一個懦弱而可憐的男人,一首《釵頭鳳》又能說明什么?!  當陸游凝視唐婉的那一瞬間,唐婉也看見了一個不該看到的人,那就是陸游。那一剎間,時光與目光都凝固了。我不知道,剎那間的對視,眼中飽含的是柔情、還是哀怨,是思念、還是懊悔?看著自己心愛的女人,陸游滿懷傷感,凄然而去!  陸游傷感的離去了,可他是否會想到,他的這首詞,勾起了唐婉那份刻骨銘心的情緣。那個美麗而充滿憂傷的女人,在沈園的粉墻下,一遍遍地讀著他的那首《釵頭鳳》,失聲痛哭,珠淚橫流。情難卻,心亦不甘。傷感的唐婉,把內心的痛苦、孤獨、憤恨和哀傷,化作了一腔悲哀和幽怨:   世情薄,人情惡,雨送黃昏花易落。曉風干,淚痕殘。欲箋心事,獨語斜闌。難,難,難!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聲寒,夜闌珊。怕人尋問。咽淚裝歡。瞞,瞞,瞞!  凄清憂傷的《釵頭鳳》,說出了一代才女的滿腔憤懣和哀怨。唐婉是一個極重情誼的女子,與陸游的愛情本是十分完美的結合,卻毀于世俗的風雨中。趙士程雖然重新給了她感情的撫慰,但畢竟曾經滄海難為水。與陸游那份刻骨銘心的情緣始終留在她情感世界的最深處。自從看到了陸游的題詞,她的心就再難以平靜!  “生如夏花之絢麗,死如落葉之靜美”追憶似水的往昔、嘆惜無奈的世事,在痛苦煎熬中,唐婉日臻憔悴,悒郁成疾。終于,在秋風瑟瑟的季節,那個美麗的女人,帶著無窮的心事和幽怨,帶著對一個男人無盡的思念,化作一片落葉悄悄隨風逝去!  唐婉走了,留下的是那闕多情的《釵頭鳳》,還有陸游后半生的疼!     四   一代才女,就這樣,悄無聲息,香銷玉隕。而那個軟弱負心的男人,卻活在這個世上。我不知道,當他聽到唐婉憂傷地離開人世的時候,他的內心是一種什么樣的感受。我不知道,也無法知道,因為,我沒有看到他寫的詞,也沒有只言片語的記載!  唐婉死后,帶著內心的愧疚,陸游北上抗金,又轉川蜀任職,幾十年的風雨生涯,依然無法排遣詩人心中的眷戀!  歲月的年輪匆匆跨過了四十個春秋。在唐婉仙逝40年后,陸游辭官回鄉,回到家鄉后的陸游,再游沈園。沈園,對陸游而言,有著太多的記憶,盡管傷心,但依然是他的眷戀。然而,沈園依舊,物是人非,昔日的場景,無法再現,觸景生情,時年已經75歲的詩人,寫下了《沈園》七絕二首:   夢斷香消四十年,沈園柳老不飛綿;此身行作稽山土,猶吊遺蹤一帳然。(其一)   城上斜陽畫角哀,沈園無復舊池臺;傷心橋下春波綠,疑是驚鴻照影來。(其二)   四十年,揮手之間,卻相聚無期,陰陽相隔。四十年,半世的孤單,半世傷痛。四十年,心有所牽,夜有所夢,夢醒卻是一場空!   晚年的陸游,依然念念不忘逝去的唐婉。詩人常常做夢,夢里他與唐婉牽手傾談,夢中兩人飲酒作詞,說不盡的纏綿,道不盡思念。夢醒后的失落,化為《夜夢沈氏園亭二絕》的詩句:“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見梅花不見人!标懹蔚耐砟,一直沉浸在對唐婉的追憶中。唐婉,是他一生的疼;唐婉,是他一生的悔。只有在夢中,他才活得幸福;也只有活在夢中,他才沒有傷痛!  陸游85歲那年,再次來到沈園,在他生命的最后時光,他牽腸掛肚的依然是沈園,夢纏魂繞的是沈園。沈園,因為那次意外的邂逅,成為陸游精神世界的寄托,鑄成陸游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因為唐婉,沈園千古卓絕。不能不說,唐婉,是陸游失去愛情之后的美麗憂傷。在他85歲的一個春日,在沈園,陸游和唐婉作人世間的最后訣別:   沈家園里花如錦,半是當年識放翁;也信美人終作土,不堪幽夢太匆匆!  此后不久,陸游就溘然長逝了!  那一首首詞,是愛,還是追憶?是思念,還是情感的彌補?如果愛能夠如此深沉,生死以之,以致在美人作土、紅粉成灰后的幾十年,還讓詩人用將枯的血淚吟出“此身行作稽山土,猶吊遺蹤一悵然”的斷腸詩句?我不知道,晚年的陸游,對當年的休妻,又該做何感想?   幾十年,寫盡追思與懊悔,寫盡纏綿和依戀,寫盡憂傷與愁緒,再也見不到那個美目流盼的麗人。只剩下一個人,寂寞孤單回望當年,多少恩愛,多少默契;多少香艷,多少情懷;只因為,一張紙,生離死別,陰陽兩隔!  裊裊煙霞無聲飄落,徐徐落日殷紅如血。輕問一聲:有多少愛可以重來?在南宋的某個春天,在沈園,細雨如煙,綠柳成蔭,淚眼相望之后,陸游,最終沒有握住那雙紅酥手!  兩行清淚,流了八百年,經久不息!

          ------分隔線----------------------------
          推薦內容
          四平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