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8yepk"><pre id="8yepk"></pre></ins>
  • <dfn id="8yepk"></dfn>
        1. 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主頁 > 文學小說 >

          【看點】燕頌(小說)

          時間:2020-08-26 00:44
            前記:   公元405年夏末,齊青之地發生大地震。天空電閃雷鳴,暴雨如柱。廣固城內地裂巨縫。陽河水逆流。獻武帝慕容備德大驚失色,受此驚嚇而駕崩,歿年七十歲。其侄慕容超嗣位。五年后東晉劉裕攻破廣固城,南燕亡。南燕國國祚只有短短的十二年,在歷史長河中猶如曇花一現,卻留下了許多可歌可頌的傳說!     一   我復姓慕容,名婉音,是大燕國的平原公主,父皇慕容備德是大燕國的獻武帝,母親段季妃是大燕國的皇后!  貴為公主,天下的平民或許都覺得我是金枝玉葉,高不可攀,生活也極樂逍遙。然而高處不勝寒,其實我并沒有他們所想的那樣快樂,譬如此時此刻的我,心如死灰。這將是我生命中最后一個夜晚。明天的太陽或許仍然沾染著血腥,對我已經沒有任何誘惑,或者說這個世界已經對我沒有任何誘惑力了!  我望著殿梁上懸掛的三尺白綾,心中幽蕩起無限悲哀。白綾是我懸掛在殿梁上的,它依然那么白,像一條圣潔的哈達,像一朵盛開在澄澈碧空的云朵,它能帶著我的思維去到兒時的地方,那是一片廣闊無垠的大草原,天高云淡,綠草如氈,我披著白綾騎著快馬在草原上揮鞭馳騁,追逐羊群,追逐白云,追逐東升西落的太陽。那時候太陽就是我的希望,我想總有一天我會追到它。直到如今我也沒追到那輪太陽,而這條陪伴了我十幾年的白綾,如今卻高懸在殿梁上。它將是我的歸宿,它會帶著我去往我夢想中的天堂。天堂世界里沒有仇恨,沒有爾虞我詐,更沒有無窮無盡的殺戮。那里有一片草原,或許我可以再次揚鞭策馬,在遼闊的草原上追逐太陽!  在我將要把我的脖項套進白綾之前,我要做一件事情。我抄起一把斧頭,砸落了掛在箱柜上的那把鎖頭,取出了我的七弦琴!  看著這把瑤琴,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內心的悲痛,淚水模糊了視線。我對這把瑤琴的感情很深,它雖陪伴了我不到兩年,然而我對它的情感卻勝過世上的一切。這是我最后一次撫琴,就像是一對深愛的戀人做最后的訣別,我的指尖觸摸到琴弦的那一刻,它發出了輕微的嚶嚶聲,原本美妙的音律此時此刻聽上去仿若一個人的呻吟悲戚。我想,琴懂我,它也哭了!  我沒有再彈唱李樂工的《漢郊祀歌》。這段我一直鐘愛的曲調,我曾為父皇彈唱了無數遍,而此時此刻,我竟然對它感到了一絲厭煩。漢歌音律輕浮,充盈著風月之韻,而這樣的曲風,現在的我斷然不能接受。音律符時效,悲哀的心情怎么適合彈奏靡靡之音?   此時我更想彈唱一曲《白頭吟》,彈著它,我就能想起他,想起我的段郎。內心的顫抖傳遞到我的指尖,既而抖動著琴弦。我驀然一震,難以置信的是,我彈奏出的琴聲竟然如此美妙,仿若一輪艷陽熏紅了草原,既而熏透了我的心地。這是我以前從未有過的感覺,也是我從來就沒有彈奏出的妙音。我的耳畔又回旋起了段郎說過的那番話:婉音,我相信終有一天,你一定會彈唱出《白頭吟》的真諦!  現在我明白了,只有切身經歷了,才能感悟到此曲的深邃內涵,此時此刻,我的指尖撩撥的不僅僅是瑤琴的錚錚之聲,更是我靈魂深處的吶喊!  我開始彈唱:   凄凄重凄凄,嫁娶不須啼!  愿得一心人,白頭不相離!  竹竿何裊裊,魚兒何簁簁!  男兒重義氣,何用錢刀為?   琴聲在我的腦海里幻化出一幅清晰的畫面,那是我的故鄉,我的故鄉是一片遼闊的大草原。我六歲那年,父王對我說:我們是鮮卑族,馬背上的民族,世間最偉大的民族,馬背上的民族怎么能不會騎馬呢?你必須從現在開始練習騎馬射箭!  我很有天份,只用了一個月就學會了騎馬,我在一望無垠的草原上策馬馳騁,追逐草地上的羊群,追逐藍天上的云朵,那段日子是我最開心最快樂的時光?鞓返臅r光總是短暫的,就在草原上的草逐漸枯黃的時節,父王率領著他的大軍南下了,我也隨軍離開了草原。我問父王我們要去哪兒。父王說:我們鮮卑族是個偉大的民族,怎么能一輩子困縛在這片草原上呢?父王要率領著世間最勇猛的軍隊,開拓更廣闊的疆土!  從那天開始,我再也沒見過我鐘愛的草原,見識的更多的是無窮無盡的殺戮。我看見父王騎著他的汗血寶馬,揮著他的月牙快刀,率領著他的軍隊一次次沖鋒陷陣,一次次地砍下一顆顆血淋淋的頭顱。我不知道那些人犯了什么罪,父王為什么要砍下他們的腦袋,我更不知道這個世間為何有這么多的仇恨,我多想彈奏起我的七弦琴,美妙的琴聲能蕩盡世間所有的怨仇,能平息世間所有的殺戮。然而,我的祈求只是一個夢,一個我自以為是的美夢。見識了更多的生死之后,我再也不隨軍上戰場了,我更想留在營房里彈琴。父王聽了我的請求之后,勉為其難的答應了。我是他唯一的女兒,他還是很疼愛我的。他本來想把我培養成一個沖鋒陷陣的英雄,可我更想靜坐撫琴,做一個柔弱的小女子!  皇后段季妃見我喜歡彈琴,請了最好的琴師教我練琴。段皇后是漢族人,她并不是我的生母。父皇怎會娶了一個漢族女子做妻子呢?他曾經給我講過一個故事。他說很久以前,草原上有一個少年,從小在馬背上長大,十二歲就跟隨著他的父兄東征西討,四處打仗。因其額頭上長一個月牙重紋,草原上的人都稱呼他為:月紋英雄。月紋英雄五十歲那年隨兄南征,吃了敗仗,被晉軍追趕,身受重傷,孤騎逃竄至一小村,翻身落馬,不省人事。醒來后發覺自己躺在一座大炕上,身前立著一男一女。后來他知道這是一對漢族兄妹,正是這對兄妹救了他的性命!  漢兄懂些醫術,為了給月紋英雄療傷經常上山采藥,漢妹更是對他悉心照料,他的傷情逐漸好轉。天長日久,月紋英雄對漢妹暗生情愫,向她表露心意。那時候,他的原配夫人已經亡故。漢妹終是被月紋英雄的誠摯打動,決定隨他而去,就此事與漢兄商量,漢兄爽快的同意了妹妹的請求,還說也愿意跟著他們一同前去。三人便結伴同行,去了燕國的都城長安!  后來,月紋英雄聽漢妹說,她的兄長本來有一個賢惠的妻子。兄嫂是大家閨秀,生得花容月貌,還喜好彈琴。她有一把世傳古琴。某一日,兄嫂見外面天氣晴好,突然心血來潮,決定將古琴置于天井彈唱。兄嫂將古琴擺放于陽光之下,忘情彈唱,一曲未終,卻突然身子一軟,趴俯于琴面上不省人事。漢兄忙跑過來攙扶,發現妻子七竅流血,早已氣絕身亡!  父皇講的這個故事顯而易見,月紋英雄是他自己,漢妹是段季妃,而那個漢兄便是燕國國公段季卿!  自從我知道段皇后不是我的生母之后,對她的態度一直是不冷不熱。父皇看在眼里,對我說:婉音,你一定要和段皇后和睦相處,父皇很愛她,當然也很愛你,你是我唯一的女兒,你們兩個可都是父皇的寶貝!  我知道,父皇很愛我,也很愛他的段皇后,可不知道為什么,段皇后一直沒有再給他生養,而父皇也一直沒再娶嬪妃!  父皇還說,“婉音”這個名字也是段皇后給我起的,她給我起這個名字用心良苦,希望我能像這個名字一樣,婉約、喜音律,做一個知書達禮的女子。不知源于天性,還是這個名字影響了我,從小我就喜歡音韻,特別是對古琴有一種與生俱來的喜好!  段季卿被父皇冊封皇后的那天夜里,她送給我一個禮物,一把七弦琴。那是一把質地上乘的七弦琴,她說琴陽是用云杉木做的,梓木做的琴陰,鵾筋做的琴弦,是她家的傳世珍寶。當時的我感到很驚訝,她這么一個只懂得濃妝艷抹的漢女子,怎么會有這么一把稀世珍寶。后來段季妃告訴我,說她有一個侄兒,叫段豐,比我大兩歲,也喜歡操琴。段豐的父親段季卿請了一個制琴大師做了兩把琴,一把稱為陽琴,一把稱為陰琴。段豐留下了陽琴,而這把陰琴便給了我!  段季妃把陰琴遞到我手里的時候,我糾結了。我曾經暗暗下過決心,一輩子不叫她“母后”,這個女人表面對我雖好,但我總覺得她對我的好,隱藏著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讓我琢磨不透。那一刻,我猶豫再三,還是喊了她一聲“母后!”那是我第一次稱呼她“母后”,當時她高興得喜形于色,而父皇的臉上也顯現出了少有的喜悅之情。很顯然,父皇一直期盼著這一天的到來,他希望我能接受這個母后,希望我們母女倆能和睦相處,而父皇的心愿正是段季妃的所求。我想,這也許就是她送我七弦琴的真正原因吧!   父皇稱帝的那年,我十四歲。他稱帝之前把自己的名字改了。由原來的慕容德改為現如今的慕容備德。父皇之所以易名,緣于一個叫段季卿的人。段季卿是段皇后的哥哥,也就是我的大舅公!     二   事情還得從前年說起,那時候,父皇的軍隊還駐扎在河南滑臺,后來叛將李辯引領魏軍攻占城池。父皇苦無去處,正焦躁不安的時隙,國舅公段季卿進諫,建議大軍北上,遷都齊青。段國公說:齊青地廣人稠,沃野千里,背靠大海,號稱東秦之地,歷來為兵家必爭之地,廣固城更是城墻高壘,固若金湯,適合定為皇都!  父皇并未即下決定,因為有好幾個能臣提出了不同的建議,車騎大將軍余熾建議復攻舊城滑臺,仍做都城;而尚書潘聰則建議攻克彭城,作為皇城。段季卿見父皇猶豫不決,繼續進諫:“微臣聽聞大宗山居一沙門竺僧,自稱郎公大師,能知天象、測吉兇、預未來,堪比孔明再世,不妨前去拜訪,以解心頭之疑!薄  父皇聽聞很是高興:“天下竟有如此神人,明日便去拜訪!薄  翌日,我們一行四人乘輦跨馬去了大宗山,隨行的有國舅公段季卿,還有車騎大將軍余熾。余大將軍武藝超群,早些年隨著父王南征北討,立下了不少汗馬功勞,甚得父王信賴。而我對這個人卻沒有什么好印象,看著他我就想起了《三國志》的張翼德!  時過正午,我們趕到了大宗山山腳。舉目眺望,大宗山果然名不虛傳。剛剛下了一場透雨,雨過天霽,峰巒疊嶂,飛瀑垂懸,蒼松翠柏,煥然一新。我們踩著松柏掩映的臺階拾階而上。余熾抬頭望望云霧繚繞的峰頂,抱怨道:“皇上,你要找那個老神仙解疑釋惑,只須委派下臣來一趟大宗山,把那個老家伙捆綁結實,押回去也就是了,何勞你親自出馬!”余大將軍能出此言我并不感到意外,在我眼里他就是一介莽夫而已!  父皇說:“愛卿!殊不知當年劉玄德禮賢下士,三顧茅廬,拜得臥龍先生為軍師,后來成就霸業,不是也成就了一樁美談嗎?”   余熾低聲嘟囔:“這個法門郎公又豈能與當年的諸葛孔明相提并論?”   段季卿插言道:“余將軍有所不知,此山原名大宗山,自沙門竺僧朗公至此修行之后,便易名為郎公山。郎公大師被世民尊為‘東秦’名士,能知天象預未來,與當年的諸葛孔明相比,恐有過之而無不及也!既然坊間把他傳得神乎其神,必有他的過人之處!薄  余熾見段國公也這么說,便不再反駁!  一個時辰后,我們來到了郎公寺門前。一個小沙彌早就恭候在寺門外,雙手合十,鞠躬施禮:“阿彌陀佛!慕容施主,師父委派小僧在此恭候多時了!”我聽了小沙彌的回話頗為疑惑,我們前來拜謁并未提前通報,郎公大師又怎會知道我們的行程呢?我正思索間,余大將軍卻瞪著小沙彌驀然厲喝了一聲:“大膽,膽敢直呼皇上姓氏!”   父皇扭頭瞪了余熾一眼:“佛門圣地,不可造次!你在此守候,不必進去了,我們三人去參拜大師!庇酂氡悴辉俣嘌,恭立在了寺院門外。父皇的命令正合我心意,這個莽夫見了郎公大師,還不知道會做出什么樣過份的事情來。我們三人進了寺院,在禪房見到了正休目打坐的郎公大師。父皇盡言來意,郎公大師念了一遍法號,暢然道:“彭城地廣人稀,實非富地,不易國昌;滑臺四通八達,易攻難守,不宜據守;段國卿的謀劃當屬興邦之術,青齊之地肥沃,實乃用武之地。老衲夜觀天象,長星在奎宿、婁宿之間出現,是除舊布新之象,選擇齊青廣固作為皇都,是為天道!”   父皇大喜,又問:“大師,未來的燕國運勢,能否告知一二?”   郎公大師沉吟許久才沉沉回道:“這本是天機,俗話說‘天機不可泄露’,既然皇上相問,老衲也就打破陳規,告知一二。自古得民心者得天下,天下皆為有德者據之,皇上名字里有個‘德’字,乃天意,不過只有一個德字尚且不足,老衲再贈你一個‘備’字,可更名備德,具備品德,燕國必定隆昌,皇上必將萬壽無疆!”   父皇頻頻點頭:“大師的囑咐,朕謹記!庇謫,“大師,朕真能萬壽無疆嗎?”   郎公大師朗然曰:“然也!除非天崩地裂,陽河水逆流,皇上才有駕崩之憂!薄  郎公大師如此說,父皇的高興勁可想而知,我都替父皇感到高興,郎公大師說“天崩地裂、陽河水逆流”,父皇才會有性命之憂,天地怎么會崩裂呢?陽河水又怎么會無緣無故的逆流呢?無論什么時候這一切都不會發生,而這一切不發生父皇就不會有性命之憂,難道父皇真是萬壽無疆的真命天子?想到這里,我不由得問了句:“大師,能否給小女子占卜命運?”   郎公大師微笑回道:“姑娘貴為平原公主,萬金之軀,容貌清秀,骨骼脫俗,日后必定會大富大貴!

          ------分隔線----------------------------
          推薦內容
          四平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