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8yepk"><pre id="8yepk"></pre></ins>
  • <dfn id="8yepk"></dfn>
        1. 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主頁 > 學術爭鳴 >

          凝視黑白

          時間:2019-06-24 01:02
            

          有的時候理想與現實如同黑白一樣涇渭分明,但對于1841年的所羅門而言,自己那雙可以拉動優美小提琴音樂的黑色雙手與那些為他脫帽致意的白人聽眾的雙手相互寒暄的時候是一樣的溫度,一樣的觸感。

          后來,所羅門才發現他一直用力凝視的白色是黑色雙手上的棉花,而理想與現實之間的距離已經讓他聲嘶竭力地奔跑吶喊了十二年。

          剛開始所羅門不斷地告訴自己樂觀面對被販賣為奴的局面,并為之忍受責罵和鞭撻,甚至他告訴那個被迫與孩子分離的女奴伊萊莎背上布滿的傷痕是為爭取自由而付出的酬金。

          可所羅門不知道的是,所有黑奴的理想是自由的靈魂,而軀殼與肉體的現實是掙不開的腳鐐。理想只會一次次地將軀體照亮,讓雙腳向前跑上一段很短的距離,再把他用力絆倒,使軀體反復地飽受摧殘與凌辱直至腐爛在白色的棉花下充作養分。

          在所羅門這不幸的十二年里,他曾經無數次蜷縮在黑暗的角落里思考過死亡或在彌漫著黑奴汗水味的莊園里被迫直視這個恐怖的現實。很多時候,他已經對觸目驚心的滿身鞭痕或卑微低下的求饒變得麻木,把解脫塵世痛苦視作擁抱死亡的饋贈,而那個深淺不一的小土坑才是自己空洞的軀殼能夠真正休憩的地方。然而這些沉思的結果在所羅門布滿血絲的雙眼看到高高揚起的長鞭時卻又快速地消失了,如同他額角滴落到泥土的汗水雖真實存在卻從不示人。

          沒有人能在真正的死亡面前保持從容淡定,因此,當所羅門抬頭看著白色的木棉,低頭俯視泥濘的土地時,他只能緊緊地閉緊自己的雙眼,顫抖的臉頰和翕動的眼瞼沒有告訴此刻的他應該放聲悲歌還是垂首啜泣,只有綻開的后背用疼痛告訴他需要等待,等待那個可以解救他的理想。

          后來他遇到了巴斯,在巴斯的幫助下,所羅門逃離了囚禁他十二年之久的莊園,他睜大雙眼,大聲嘶吼著朝外面飛奔,像是脫韁的馬,終于獲得了自由。

          當他返回家中,看到自己女兒懷抱中的嬰兒,他在喉間哽咽的情感化作悔恨的淚水,在與家人的擁抱中,所羅門的雙眼里看到的不再是黑白,而是生命的色彩。

          版權作品,未經《短文學》書面授權,嚴禁轉載,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短文學微信號:wang,鼠標移到這里,一鍵關注。 贊賞支持

          贊賞金額:隨機金額 選擇支付方式: 確認支付

          贊賞金額:20

          微信支付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提示

          確定 取消

          • 【1】【2】更多>>>>
          ▼點擊音頻,聆聽美文

          ------分隔線----------------------------
          推薦內容
          • 我坐著眺望

            到石家莊讀書后,不知怎么,盡管是在三九寒天,“充滿鮮花的世界到底在哪里/如果它...

          • 致同學

            是一種快樂的學習,課堂上遇到不懂的問題,漸漸長大的我們,舊稱情意結或情意綜,“...

          • 生命之中一束暖陽

            一段生活我是農村出來的學生,有時候,生活里,雖然我現在還是一名大學生,但在學生的世界...

          • 以最好的姿態,笑迎明天

            好好地生活著,里的這句話,我也是這樣有一個人,明明不喜歡一個人,直到后來在央視文化類...

          • 這是發自內心的同情心疼不是施舍

            朋友說,因為腦海中是虛幻的世界,簡單的快樂,那時的我十分相信這一個故事,朋友再一次說...

          • 哭著哭著就疼了

            她是個特別愛哭是女孩子,才能證明自己能好受一點,特別特別的疼,我不經感概,一個人刷著...

          四平麻将